人民日報調查河南魯山非法采砂:清障工程變成砂石買賣
2018-10-09 17:08:59 來源: 人民日報

3月29日,有群眾在人民網“地方領導留言板”上留言:馬樓鄉高岸頭村有十幾家砂石廠在沙河內瘋狂開采銷售。8月27日,有群眾反映,在蕩澤河觀音寺鄉孤山村段,大量砂石在河道中間堆積,阻攔正常泄洪,危及村民生命財產安全。

魯山縣群眾反映的情況也是中央環保“回頭看”督察組發現的問題,督察組向當地交辦一批案件,其中就有非法采砂、損壞河道、破壞生態等內容。9月下旬,記者赴魯山縣采訪,發現沙河、蕩澤河滿目瘡痍,河道治理依然存在嚴重問題。

河不再像條河,河道“慘不忍睹”

沙河自西向東,橫貫魯山縣,上游有昭平臺水庫,下游有白龜山水庫,兩水庫之間的近26公里河段,2007年12月被河南省政府劃定為飲用水水源地一級保護區。當地還有一條蕩澤河,自北向南流入昭平臺水庫。

沙河之所以稱為沙河,就是因為河道的沙量大、沙質好。沙子是涵養水源、保持水土的重要物質,據當地群眾反映,以前沙河的水很深、河面很寬。

可是,9月26日傍晚時分,記者抵達魯山縣,行至沙河讓河鄉黑石頭村段附近時,前方出現一股水流,1米寬,水很淺。驅車跨過水流,手機導航顯示已從沙河北岸來到南岸。

沿著沙河、蕩澤河行走,一路上要么是略有流動的淺溪,要么是被砂石包圍的死水,渾濁不堪,漂著污漬,大部分河床已是干涸的砂石堆,高低不平,寬窄不一,全然不知河道走向。魯山縣縣長李會良坦言:“現在的河道真是慘不忍睹。”隨記者前往的環保專家說:“這是我見過的最差的飲用水水源保護區,令人難以想象。”

河不再像條河,當地干部群眾把矛頭指向了非法采砂。根據《河南省河道采砂管理辦法》,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是禁采區。可是近20年來,一直有人大肆采砂,牟取暴利,導致河槽面目全非,并且對防洪、通航、河勢穩定造成嚴重影響。從事采砂的王姓老板說:“采砂導致河道擁堵,從昭平臺水庫放水,兩天也到不了白龜山水庫。”魯山縣重點項目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禹國印說:“采了好多年,河道損毀,連5年一遇的洪水都防不了。”

2017年上半年,河南省沙潁河勘測設計院參與魯山縣沙河、蕩澤河清障疏浚工程的專家審查并指出:“采砂致使河岸裸露,植被破壞,眾多生物失去棲息環境和產卵環境,河段魚蝦基本絕跡,鳥類減少,目前河流基本功能衰退,濕地萎縮,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。”

沒有環評,清障工程變為砂石買賣

針對上述問題,去年9月27日、11月30日,魯山縣先后召開縣政府常務會議、縣委常委會,討論通過《魯山縣沙河、蕩澤河2017—2018年度河道清障疏浚工程實施方案》。

清障疏浚的中心任務是修復河床,計劃今年5月底前完成。可無論走到哪里,記者看到的依舊是坑坑洼洼的河床,工程根本達不到竣工要求。有線索反映,清障疏浚是環保工程,但當地沒有進行環評,反而把心思放在賣沙賺錢上。

9月26日18時許,記者在沙河第二清障區某加工點采訪,遇到政府工作人員,不一會兒,河務局局長黃鐵成趕到現場,當晚幾位縣領導出面和記者交流。對于“沒有環評”的說法,李會良確認:“一是這方面意識不強,二是這樣的工程每年都在做,也沒有環評,就是把河底的東西清出來拉走,我們感覺不會有影響。”

魯山縣環保局進一步佐證。環保局生態股的一項日常工作是監管全縣自然生態保護工作,股長李永軍表示:“前期沒有收到組織開展環評的任務。曾參與沙河檢查,之后沒下文也沒反饋。”環保局監察大隊大隊長李永軍(同名)表示,只是在今年3、4月才介入對工程加工點的檢查。

一方面是對生態環保的不重視,另一方面是把經濟利益放在重要位置。9月26日黃鐵成初見記者時說:“清障疏浚工程允許采砂加工銷售,旨在把資源優勢變成經濟優勢。”李會良、禹國印也表示,魯山縣是貧困縣,通過招拍掛的形式出讓砂石,再收繳中標公司的生產稅費,可以緩解財政壓力。據隨行環保專家介紹,根據生態環境部《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分類管理名錄》,涉及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的河湖整治項目,對于是否允許清障疏浚,必須首先編制環評報告,評估是否可行。沙河在2007年就被列為飲用水水源保護區,不經環評就允許采砂加工銷售,顯然不合規定。

在去年河務局向縣政府常務會議作匯報的材料上,還有一段關于工程財政效益的表述:“由于近年來砂石資源日益匱乏,況且建筑市場的需求量增大,砂石成品價格逐步增長,砂石資源也成為我縣財政收入的來源之一,以招拍掛的形式對河道清障疏浚工程進行公開出讓,為我縣財政稅收增收2000余萬元。”

據了解,本次清障疏浚河道總長43.24千米,總疏浚量347萬立方米,經資產評估,出讓總價值為2306萬元。今年2月5日經拍賣,7家公司中標,并根據當地政府要求,按照拍賣標的50%繳納履約保證金。

一個環保工程,當地政府考慮的是補貼財政,中標公司想的是借機生財。據了解,今年砂石市場緊俏,砂石價格由每立方米三四十元上漲至近百元,中標公司普遍認為,清障疏浚是賺錢好機會。王姓、章姓加工點負責人透露,已來魯山經營采砂多年,但受各種因素影響,不僅沒賺錢反而負債累累。“好不容易等到這次,給我幾個月,就能回本翻身。”

工程被叫停,諸多跡象表明仍有人偷偷采砂

據環保專家介紹,在很多地方,修復河床的主要做法是“高切低留”,抹平高處,填平低處,讓整個河床更加平整。但是,記者在魯山縣看到,沙河、蕩澤河依然是坑坑洼洼,并且到處是連片的砂石堆。

據介紹,大多數加工點是在2月16日春節后開始施工的,4月2日被叫停。黃鐵成介紹,雖然工程叫停了,大多數加工點實際施工時間只有40天左右,但中標公司已有納稅,數額達四五百萬元。

對于叫停工程,黃鐵成的解釋是“環保不達標,按上級要求整改”。此前,當地制定了砂石臨時堆放管理意見和暫行規范,對臨時堆放的申請、環保配套設施提出要求,但沒有一家中標公司提交申請,也根本不顧及環保要求,堆放高度遠超規定的4米,堆放處沒有隔離防護,沉淀池也不達標,一些堆放點離農戶太近,甚至不足50米,還占用林地耕地。

以清障之名行采砂之實,何以至此,如何糾偏?記者試圖采訪當地相關部門,多位負責人再三拖延回避。記者想方設法,留心觀察有坑洼、有砂石散落的鄉村小路,順著這些路,總是有發現:工程暫停了,但仍有偷摸采砂銷售的跡象。

9月27日中午,魯山縣馬樓鄉虎營村的幾位村民對記者表示:“每晚都有大車從家門口經過,尤其是兩點以后。挖挖賣賣,前天還挖呢。”順著指引,記者來到沙河第三清障區某加工點,砂石料堆積如山,貨車、挖機停靠在附近林地里。河灘草地里含沙量豐富,也剛剛被挖掘,地上還有新車痕。

當天下午,蕩澤河第四清障區兩個緊挨著的加工點,其中一個加工點的碎石機下方正在滴水,機器里還有潮濕泥沙殘留,負責人竟然說,“機器里加水能減緩設備生銹。”在另一個加工點,巨大沙堆上明顯有一層濕漉漉的沙子,踩上去很松軟。問及這是不是剛采的沙子,一個人回答“這兩天剛下雨”,記者查證,最近兩三天此地并未下雨。

記者在魯山縣的首站是昭平臺水庫。從石廟溝村的一條鄉間小道走進去,恰聞采砂船正在轟鳴作業。循聲而去,雖遇到幾處人為設置的障礙,但已被破壞,不影響砂石運輸。行至水庫岸邊,有個廢棄加工點,堆滿了沙堆。看見幾個工人正從附近的山坡翻越而來,記者沿路再翻回去,采砂船被逮個正著。

監管不規范不透明,群眾盼望河道修復早日見到實效

清障疏浚,嚴格監管是關鍵,唯有處處依法、從嚴,才能確保工程不偏軌,治理有實效,否則既有損政府公信力,也有損治理整改效果。記者注意到,魯山縣在工程籌備前期不環評,如今整改又不規范、不透明。

平頂山晚報曾刊登清障疏浚工程的拍賣公告,明確拍賣時間是1月24日。后來,實際拍賣時間為2月5日。對此,黃鐵成說:“是為了等等看清障疏浚工程與沙河綜合治理規劃有無沖突。”而王姓加工點負責人說:“1月23日晚上我們收到短信,說是延遲了。事后打聽,說是為了等一家公司補辦手續,也要參與進來。”

群眾質疑的還有河務監管執法不力、不規范。“采砂動靜大,是很難隱藏的,為什么還有‘偷偷’采砂的沒被查處?”“是不是有關系或者膽子大就可以?”

4月2日,河務局叫停清障疏浚工程,并要求中標公司繳納整改保證金,“可為什么又不開具收據”。黃鐵成承認,繳納保證金是口頭通知,事后盡管有企業索要收據和證明,均未提供,認為“有銀行票據就行了”。

8月,加工點又對外銷售砂石。到了9月,河務局再次叫停一切采砂加工銷售活動。下一步,清障疏浚工程還干不干?怎么干?河床修復該如何推進?對于這些問題,當地有關領導語焉不詳。

清障工程走走停停,當地政策忽左忽右,隨意性很大,中標公司及當地群眾大多表露出對河道修復缺乏信心。水清河暢是群眾的期盼,保護綠水青山容不得怠慢。魯山縣沙河、蕩澤河的整改治理迫在眉睫。本報對此將繼續關注。

責任編輯:zN_0909
    1998彩票开奖网